全国服务热线:
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
网友真情诉说40年中国巨变添加时间:2018-12-19 11:38
  网友真情诉说40年中国巨变

1955年的一天,开国上将赵尔陆参加完授衔仪式回家后,急匆匆换下了崭新的上将礼服。这一年,我军历史上第一次授衔,着装改为55式军衔服。这套军服,确定了新的服装样式和用料,设置了寓意鲜明的标志符号,在中国军服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。然而此后,直到赵尔陆累倒在办公室里,很少再穿这身象征着荣耀的礼服。终其一生,他只留下了一张穿上将军服与家人的合影。

面对女儿的疑惑,他语带悲伤地说:为了革命的胜利,牺牲了千千万万战友,倒下了无数同胞。从此,女儿懂得了这身戎装的光荣背后,更浸透着无数战友同胞的牺牲。

放眼望去,那如山的方阵中,所有人整齐划一,如同一个人。军装也很复杂,复杂到要在枪林弹雨中才能读懂它的含义。

一位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回忆说,每个人上战场前都会领到一小条白布,大家写上自己的名字、部职别等信息,把布条缝在衣兜里。缝上布条那一刻,许多人的手在颤抖;踏上战场那一刻,却没有一个人当孬种。穿越炮火硝烟,多少人只留下支离破碎的军装,再也没能回来。正是那一件件带血的戎装,打出了中国的国威军威。

90年筚路蓝缕,人民解放军军服不断推陈出新,颜色、材质几经变化,那简易的白布条早已不再使用,然而总有一种精神伴随始终。

有时候,军装是一份无可替代的情感。20世纪50年代,19岁的战士孙玉龙跟随排长李忠林追击土匪,排长为了掩护孙玉龙,一颗子弹穿过壁板击中了排长的头部。排长牺牲了!悲痛万分的孙玉龙号啕着脱下自己的新军装,好让排长走得光鲜一点。这身新军装,是当时他能给排长最好的礼物。

有时候,军装是一段回不来的青春。2016年,火箭军换发新式军装。大山深处,一支施工部队却因为交通不便和任务需要,迟迟没能换上新军装。直到年底的老兵退伍仪式上,10名退伍老兵才第一次穿上了新军装。那天,他们早早起床,小心翼翼地为新式军装佩戴好领花、军衔等服饰标志。可还不到1个小时,随着退伍命令的宣布,他们又默默卸下军衔、领花

有位军人说过:“一生去过很多地方,最美的一处叫军营;一生穿过许多衣裳,最帅的一件叫军装。”它躺在退伍老兵的衣橱中,却整整齐齐;它长眠在烈士陵园深处的衣冠冢中,人却未还。而今,它又穿在许许多多年轻的面孔身上,薪火相传。

这是一种精神的定格:一把藤椅,静静地放在一张破旧的办公桌前。藤椅右手,一个大洞无声地诉说着主人曾经的病痛

岁月褪去了这张藤椅的颜色,却洗不去人们对其主人的思念;病魔夺走了一个共产党人的生命,却磨不灭激荡在他血液里的英雄气概和奋斗精神。

望着这张藤椅,人们就会想起1962年冬天,大雪纷飞。饱受风沙、内涝“三害”困扰的兰考,粮食产量下降到历年来最低水平。小小的县城火车站,挤满了外出逃荒的灾民

一位省领导来视察,看到兰考灾情严重,提出不如一分为四,划给周边四个县。而新上任的焦裕禄坚定地说:“情愿累脱三层皮,也不能把困难推给兄弟县。”

面对兰考自然灾害的肆虐和贫困落后的实际,他挥笔誓言:“拼上老命大干一场,决心改变兰考面貌。”他写下“干革命就得敢闯!成功了,有经验;失败了,有教训。只要敢闯,就能从困难中杀出一条路来!”

焦裕禄逝世50周年之际,王新军感受着更大的压力。很多人向他发出了“兰考之问”:兰考守着焦裕禄精神这笔财富,为什么50年了经济仍然比较落后,还有将近10万人没有脱贫?兰考群众基础好,为什么还有不少上访户?

王新军在县委常委会民主生活会上反思自己:刚来兰考也有满腔热情,面对种种困难和问题,激情和斗志逐渐冷却了、退缩了。一事当前,摆困难多、讲客观多。与焦书记“拼上老命大干一场”的奋斗精神相比,自己明显缺少了几分对事业的执着和责任担当。

50年过去,墓碑上的焦裕禄依然年轻英俊。他当年留下的最后一句话,撼人心魄:“活着我没有治好沙丘,死了也要看着你们把沙丘治好。”